首页 > 互联网 > 多小区自建快递保管设施:前景如何,是否会成趋势

多小区自建快递保管设施:前景如何,是否会成趋势

来源:科技全搜索 作者:秩名 时间:2020-05-22 21:30 阅读:

近日,上海首个停用丰巢小区中环花苑业委会发文称,为了小区业主收件便利、保障业主的用邮选择权、丰富快递末端配送环节解决方案的多样化,特在开设“中环花苑快递驿站”,作为丰巢快递柜和菜鸟驿站的补充。该驿站的开放时间为每天7时至21时,不限时间免费代管,专人看管。

文章评论中,业委会回复称,目前配备的人力为1人,目前由保安总公司支持。房屋为政府配套用房目前不产生成本,设备都是现成的,但也表示试运营一段时期后可能会引入第三方专业服务末端物流平台来运营维护,前提是消费者取件免费。

不只是上海一家小区。据《钱江晚报》报道,阿里巴巴线上批发平台1688数据显示,丰巢风波开始后的近一周,平台上快递柜近一周环比交易额增长1400%,买家数量暴增300%。小区物业和业委会以及创业公司成为采购主力。

此外,在丰巢风波之前,早在2014年,江苏南京的部分小区就已经开始了自建快递柜的尝试。

那么,到底自建快递保管设施对小区而言是否划算?安全性是否有保障?前景又如何?澎湃新闻记者采访了多位业内专家尝试解答。

为何自掏腰包

到底目前有多少小区开始了自建快递柜的尝试?目前尚未有确切统计数据。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光是南京就已有超过70多个小区目前配备了自建快递柜。

不过,这可能只是地区个别情况。

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说,目前还不掌握小区自建快递柜数据,但预计比例很低,不是主流,也不符合数字物流环境的发展趋势。

快递物流专家赵小敏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说,之所以有很多小区自建快递柜,不一定是受到此次丰巢超时收费事件的直接影响。可能还是因为此次疫情的暴发,让很多人认为快递柜更安全,堆积的快递需要一个地方来摆设。此外,目前很多小区内的快递柜数量不多,有的大小区可能只有一到两个快递柜,导致规模达不到需求,因此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不过赵小敏透露,据其了解,近一周来在重点区域的丰巢快递柜,97%的快递都能在12小时之内取出,2%左右快递柜是空的,只有1%左右不到超时收费。“根据现在的概率,未来快递柜铺设规模越来越大、成本下来时,其实从用户角度来讲,我们觉得还是更多人享受免费服务了。”

成本构成

自建快递柜的成本构成其实与丰巢无异,但在具体数字上会有差别。

赵小敏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说,自建快递柜的成本构成,一是快递柜的建设成本,如果小区自建快递柜选择联合购买,那可能价格会有保障,但如果是单个去买,相较而言肯定会贵很多;二是运营成本;三是数据的整合成本,其中还包括快递企业是否放心自建快递柜的数据;四是管理成本。

在获利方面,赵小敏认为,小区自建快递柜很难有获利空间,因为事先承诺了免费,加上广告效应小。

目前快递柜主要费用,一是一组智能柜近3万~5万元不等,二是社区进场费及水电费,各城市有别,一年有3000元~6000元不等,也有一些加价行为。和丰巢相比,小区自建快递柜可以减免进场费等费用。

但杨达卿在谈及这个话题时表示,自建快递柜运营起来往往吃力不讨好。社区自建快递柜容易沦为数字化快递服务链上的孤岛,仅以寄存收取微薄费用,既不能满足快件柜未来升级需求,向服务生鲜到家、医药到家的温控保障能力,也难凭借规模化网络化的快递柜资源赢得议价能力,获得柜身广告、屏幕广告等关联收益。

此外,也有担忧,小区自建快递柜的成本最终会是否会“羊毛出在羊身上”?

杨达卿表示,小区自建快递柜使用了业主的公共权益,做了一个商业化设施,这个成本会如何反馈给业主,是均摊到物业费里面还是其他的方式?这里面都要考量。另外从营收来说也存在问题,快递柜建完后,向快递员收费的价位、时间、折旧费用、人力成本等等,如何跟业主讲明白。“我们过去的信报箱很简单,就是一个铁柜,没有信息化的对接能力和手段,也不需要上网,现在智能快递柜还涉及到用网用电这些成本开支,所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看,自建的不是一个主流,也不符合发展趋势,可能是一种个性化选择,但未必是市场发展所需要的。”

那么,自建快递柜是否可以做到自负盈亏呢?

杨达卿认为,如果能做到整个网络里面的一员,是有可能可持续发展的,比如像菜鸟驿站,是鼓励城市合伙人从事创业,把整个末端服务的能力都叠加进来,包括代收、代寄、代存等服务能力,甚至可能将来会有代销服务,改变了过去仅仅是寄存的单一服务,而是依托于公共服务平台价值和流量入口价值去延展服务,从而实现变现,形成一个良性循环。但是脱离这一点,会很难,若小区自建的快递点建完后没有升级服务,也没有联通网络的能力,到时就需要考虑发展的问题。

安全性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特别提到了安全性问题。

他表示,小区自建快递柜倒不一定导致物业费升高,因为有些小区就放在保安室旁边,保安照看一下很容易,但能不能保证错拿件就不好说了。“最重要的是要保证快递的安全,和收费与否相比,安全才是核心。”

有报道称,有自建快递柜的小区物业可以将滞留在快递柜的快件送上门。

对于自建快递柜的服务模式,朱巍认为,如果物业愿意送上门当然好,但是保安对于小区业主侵权的事件也有发生,也存在安全隐患。其次,小区物业在纯粹免费的情况之下,做这件事能否持久,能持续到什么程度,保证安全到什么程度,一旦发生纠纷谁承担责任,都是问题。再次,放到小区柜子里就意味着签收,用户在需要退换货前很难当面验货,也不可能让保安查验,从电子商务法的快递业风险来看,小区不占优势。“所有的风险都需要消费者自己承担,其实最免费的才是最贵的。”

在朱巍看来,小区自建快递柜的优势可能是免费,其次对于消费者来说,小区建的可能有亲切感。但从安全性的角度和快递风险的角度来说,不如丰巢。“并非所有产业都得必须每个人都自己建,这其中包含了垂直化科技含量,交给专业的干可能会更好。当然开放市场,各个小区自己建,我觉得也充分反映出来这个行业目前没有垄断可言。”

赵小敏表示,在快递柜产品出现之前,业主不在家会让快递员将快递送到物业,但这个过程当中导致了很多投诉和法律纠纷,快递丢失、破损特别多,所以才有快递柜产品的出现。“物业每天给业主送货上门也不现实,最终可能导致的是物业费上涨,最终导致的还是业主自己吃亏。”

还有小区也提到自身是义务管理,但在赵小敏看来,短时间内是可以,但一年365天都义务,可能性很小。“还是要回归到基本的商业路径上来。我们认为核心还是快递公司要继续参与其中,如果快递公司一直不出来参与其中,最后整个问题都会堆积到快递公司身上,比如说快递柜自建运营过程当中出现管理不善、遗失、破损、偷盗等,甚至可能还会存在快递放在快递柜里取不出来的情况的发生。”

此外,杨达卿还提到,小区禁止快递员未经用户允许放快递柜临时是能解决的,但是一旦快递柜发生了一些安全事故,比如造成了快件的损毁,甚至可能是比较大额价值的合同标书,在这种情况下,谁来赔偿?考虑到安全因素和风险因素,它的承载能力是有限的,作为公共服务设施,它是解决低层次的普遍服务的简单服务,但对于高层次高附加值的需求,是有风险的,参与者需要考量。理性来看,还是要走一个市场化合适的路。

数据整合

尽管有小区自建快递柜,但也有快递公司认为不稳妥而选择不用。这其中,除了快件的保管安全性问题之外,其实还涉及到数据整合的问题。

赵小敏介绍,目前快递柜公司跟快递公司有数据对接,双方都有安全防护措施。但如果现在小区自建快递柜,数据如何上传和对接、用户的数据安全谁来保护都是问题。“与其相信个人肯定不如相信公司,因为公司毕竟商业行为的合同契约都非常清楚,如果在管理过程当中导致很多数据的泄密,包括一些用户隐私的丢失,都要承担法律风险。”

因此,他表示,从商业逻辑上来看,若小区自建了快递柜,不仅数据掌握在谁手里不清楚,数据的泄密概率也肯定会超过公司的泄密概率,“因为它管理的成本会更高,而且轮流接触的人更多,无法完全做到信息化管理,若小区自身想做到信息化管理也需要考虑成本问题。”

前景如何

那么,自建快递柜到底前景如何,是否会成为一种趋势呢?

对此,赵小敏表示,自建快递柜未来暴露的问题会更多:首先,不可能所有小区都能实现,比如老小区、管理不善的小区等;其次,最终这个成本谁来买单?将来这个费用会不会分摊到物业费上?这时业主反弹的声音会更大;最后,在数据整合方面也有问题。“后续可能会产生很多问题,包括投诉等各方面的疑难杂症。短期内的情绪性收缩可以理解,但目前大部分小区不具备自建快递柜的条件,包括是否有足够的地块建设、是否保证专人管理、费用问题等。”

杨达卿则表示,今天的智能快递柜不同于传统的邮政信报箱,它的服务不只是一组物理性货柜,还是一个快递服务链的一环,在派件寄存服务上类似快递服务链下游的水龙头,如果没有与上游电商、中游快递商的信息链上的打通和协同,就是没有自来水管道的水龙头。智能快件柜在揽件寄存上时,有类似一个社区物流需求的吸水口,但如果没有上游电商支持,就缺乏足够的吸引力,尤其是随着未来快递柜向多元化服务迭代升级时,孤立的快递柜缺乏自主升级的能力,得不偿失必然被淘汰。另外,各类社区如孤立地发展社区快递柜,也将加大上游快递商优化升级的难度。

杨达卿介绍,现在可以看到很多社区的小店都可以代收代存甚至代寄,但是从商业化角度来说,它的投入和产出实际上不成比例,尤其随着快递柜将来升级,现在已经升级到将近4-5代,每年都在强化一些新的功能,未来随着一些生鲜到家,可能在里面会增加一些温控的设施设备,这种情况下传统的服务可能会滞后于市场的需求, 慢慢就会被淘汰。

杨达卿介绍,目前,包括丰巢、京东物流、菜鸟驿站等,实际上背后形成了管道服务的能力,能够去支撑数据的对称等,这种都是孤立的个体很难实现的。除非在一个区域范围之内形成了规模化,这样可以从那些大的公司里去获取流量、对接资源,如果说不是的话,仅仅在一个小区里面,它的投入产出还是不成比例的,虽然可以获得一些营收, 也可以获得一些便利,总体来说不是发展趋势,不符合潮流。

那位自建快递柜会否成为一个趋势?

杨达卿认为,“我觉得发展有限,它可能在某些地方、某些区域小规模小范围存在,但是成为普及化的东西,成为一个行业现象,很难。”

朱巍也对此持悲观态度,“风险解决不了,最后会发现个人信息保护也不行。”

对丰巢的影响

那么,如今有多处小区自建快递柜是否会造成对丰巢的影响呢?

赵小敏的态度较为乐观。在他看来,目前很多小区兴起的自建快递柜行为,从长期来看,培养起了快递柜行业消费习惯,因此也有利于丰巢未来扩大规模,因为相当于变相推广了快递柜的使用。同时也加速了相关企业提供更多的解决方案。

杨达卿则持反对意见。他认为,自建快递柜对丰巢肯定会带来一个排斥,因为社区往往不会允许多主体去进入,在这种情况下有可能影响到规范专业的平台企业进入社区。“我觉得如果只是博弈的话,实际从某种程度来说是不利于物业业主的,因为专业化的网络化的服务企业,毕竟有安全保障,有配套服务,也有逐年的服务提升,还有个性化的服务,这都是自建快递柜很难实现的,要看到这种客观事实。”

但他也强调,这对末端配送而言也是好事。中国目前的快递日单量,每天将近20亿,以目前的人力是不足以解决的,所以快递柜肯定是一个解决末端配送人力不足的必要的服务环节。自建快递柜不论劣势大于优势或者优势大于劣势,对于这个环节是有完善的。

朱巍的态度则更为中立。他认为,自建快递柜对于丰巢不会有太大影响。快递柜的核心一是方便,二是安全。现在可能还没有更好的一种方式能替代安全,包括个人信息的安全,也包括货物保管的安全,还包括风险转移的安全。作为一个有理性的消费者来看,丰巢可能更安全。

解决之道

既然自建快递柜也有不足之处,那么智能快递柜进社区的解决之道在何方呢?

对此,赵小敏建议,快递公司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如果在国家的相关规定没有改的情况下,快递柜发展不好, 最大的受损方是快递公司,然后是用户。”

杨达卿提出,对快递末端服务的关系处理,不应该由快递柜企业或者物业公司来协调,因为这属于一个生态问题,这个市场规则还是需要政府部门来出台相关具体的政策措施。

第一,要给予智能快件柜一个合格身份,如果把它定为公共服务设施,那就要在物业用地、进入社区的许可上提供便利。

第二,收费需要去构建行业标准,因为不同的服务产品背后的成本不一样,需要有个规矩,不能一家企业一个价,那么这个市场一定是混乱的,也不符合公众消费利益。要在其中寻找最大公约数,能够既兼顾到物业的有序管理,维护业主利益,也兼顾到市场的可持续发展,同时照顾到消费者要用公共服务设施便利的诉求。

朱巍表示,快递柜和物业的共同点都是服务于业主的,只要尊重业主的要求、业主的自由选择权、业主的需求,剩下的问题都可以谈。“每个小区的情况不一样,不能一刀切,可能更多得靠业主自己的选择,不管是物业公司也好,不管是业主委员会也好,还是丰巢也好,快递公司也好,一切要把用户的权益至上,这是最关键的。”

责任编辑:曼陀罗

相关阅读